文:山姆‧麥克布雷尼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圖:安妮塔‧婕朗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小兔子要上床睡覺了,他緊緊抓著大兔子的長耳朵。

他要大兔子好好的聽他說。

「猜猜我有多愛你。」

「噢,我大概猜不出來。」大兔子說。

「我愛你這麼多。」小兔子把手臂張開,開得不能再開。

大兔子有一雙更長的手臂,他張開來一比,

說:「可是,我愛你這麼多。」

小兔子想:嗯,這真的很多。

「我愛你,像我舉的這麼高,高得不能再高。」小兔子說。

「我愛你,像我舉的這麼高,高得不能再高。」大兔子說。

這真的很高,小兔子想。希望我的手臂可以像他一樣。

小兔子又有一個好主意。他把腳頂在樹幹上,倒立起來了。

他說:「我愛你到我的腳趾頭這麼多。」

大兔子把小兔子拋起來,飛得比他的頭還高,

說:「我愛你到你的腳趾頭那麼多。」 

小兔子笑起來了,

說:「我愛你,像我跳的這麼高,高得不能再高。」

他跳過來又跳過去。

大兔子笑著說:「可是,我愛你,像我跳的這麼高,高得不能再高。」

他往上一跳,耳朵都跳到樹枝了。

跳得真高,小兔子想。真希望我也可以跳得像他一樣高。

小兔子大叫:「我愛你,一直到過了小路,在遠遠的河那邊。」

大兔子說:「我愛你,一直到過了小河,越過山的那一邊。」

小兔子想,那真的好遠。他開始睏了,想不出來了。

他看著樹叢後面那一大片的黑夜。沒有任何東西比天空更遠的了。

 小兔子閉上了眼睛說:「我愛你,從這裡一直到月亮。」

「噢!那麼遠,」大兔子說,「真的非常遠、非常遠。」

大兔子輕輕地把小兔子放在葉子鋪成的床上,

低下頭來親親他,祝他晚安。 

然後,大兔子躺在小兔子的旁邊,小聲的微笑著說:

「我愛你從這裡一直到月亮,再──繞回來。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當你很愛、很愛一個人的時候,也許,你會想把這種感覺描述出來。

但,就像小兔子和大兔子發現到的:愛,不是一件容易衡量的東西。

創作者介紹

Cathy's Room

Cathy's Ro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